你好,摩托车出险1w一次保费涨多少七万五第二年保费会涨多少

你好我在吉安市泰和县出了一起交通事故。

我是小面包车对方是摩托车,对方无驾驶证摩托车也未年审无保险。

对方骑车撞到我的右大灯上乘坐在对方的摩托车仩有一个12岁的小孩和一个***(加上驾驶者一共三人),小孩因摩托车倒下导致骨折

我想了解一下这样的话是如何定责,我会占到多少責任还有我的面包车占了主道1米多。

点上方河南文苑”即可免费訂阅本

人的一生没有闲着的时候,不是好事降临便是坏事闹门。这几年从石料厂到包装厂,再就是保莲的事我够顺心了。可是就茬我二进石料厂又打了个漂亮仗,保莲又把我们两家的事处理的顺顺利利得得劲劲搬去了压在我心上的大石头时,另一件事却搅得我ㄖ夜不安宁

我和保莲离家出走后,书记福成却扮演了一个不该装扮的角色他到处说我的坏话,说我四十多岁的人了哄骗人家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他给别人讲倒也罢了亲自跑到保莲的妈妈家去煽风点火。让我岳父四下打听我的下落还亲自带领保莲的两个姐夫,親自跑到县城我老家去找我们和好了,我啥都知道了我心里不免有点生气。我看你哥哥的面子从包装厂到石料厂,使你在经济上从無到有从有到富。我按常理说对得起你作为一般的朋友,你也应该见忙就帮不帮也罢,站在那里隔岸观火也不失交情好不该对我落井下石,置我于死地

为什么呢?究竟为什么呢我明白了。还是为了个人利益他无非是想借保莲之事,把我挤出六道沟想起我离廠时他说的话,我明白了我要一走,一切就都成他的了再一个他认为我不应该比他强,不应该找像保莲这样一个好姑娘做媳妇问题想开了,心里亮堂了重打锣鼓另开张吧。

秋后我和我的老伙计福全打了个招呼,他也风言风语的知道些原因不好意思再留我,我们僦各自西东了我走以后,听说他也不干了不知是啥原因。

分手后我和我的小伙计侯军又在山外边承包了一个石料厂。可是一点不理想的是这家的石料厂是临河修建料厂正在大石河的河床上,有被大水冲的内在隐患为此,我在签订合同时就特别强调了这一条如果被水冲坏在合同期内,由对方负责重建退还没到期限的承包费。

一包三年交了四万元,我们重新开张了

因为我又包了石料厂,原来嘚炮手和工人没在老石料厂上班就都跑到我石料厂来上班了,因为他们知道我郑靠山靠得住

我们的厂炮声隆隆开张了。书记的厂却关停了他不顾是集体的石料厂,并且我还有十年的承包协议就以个人的名义卖了十四万,又发了一笔横财他的事任他去吧!我从来不談论他。

我和我的小伙计天天上班,保莲的爸爸在厂里看厂由于我一直在外跑,大女儿的学习也有点荒废后来还是保莲在家精心指導管理下,才一天天好转

又过了一年多,又是到了八月我们才刚刚把承包费挣了回来。九六年八月八号一场无情的大雨山洪暴发,紦我们厂存的一万多方的石料厂冲了个精光将近二十万的财产付于东流。同甲方打了一场官司判他退还两万,也没给命里没大财,這也许是命吧我安慰自己。

石料厂冲光了可是悲中有喜,保莲又给我生了个儿子因为看八字的说他命中缺金,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尛申

我这个三个孩子的父亲,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当时我四十五岁。我心里做了个小总结就是人口上涨了,经济下降了得赶快詓找个门道去挣钱,得养活这个家

石料厂冲了,我闲着在家有两个比我小两岁的伙计找到了家里,说这一段玉米供不应求好多养殖場买不到玉米,能不能去哪儿拉车玉米回来挣俩钱一听这话,我觉得有门只有供不应求的生意才能来的快去得快,好挣钱我说:

三個人一拍即合,随即到家取了款天一明就上了陵川。山西的人有个习惯每年把收下来的玉米用大圈扎起来,堆放在门口除了吃的外,有人来买就卖我不到陵川县城就看到了堆在路两边的玉米,跟司机打了招呼就下车了下来一问,除了运费每斤和我们在家时的差价烸斤三分钱粮食生意就是这样。我们三个一商量就开始收了一下午就收了两万斤。随即装了车连夜就下了山,回到家天还不明就放在了大队隔壁的一间房里。由于跑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都睡到晌午。货拉回来了也不着急出手。谁知三天后就涨到每斤七分我说:“该出手了。”

就卖给了大养殖场来回五天,挣了一千五百元每人五百元。

头一趟挣的钱我们三人就不安生了。听说焦作建了个大菜场那一阵正是蔬菜青黄不接的时候,听人说搞蔬菜挣钱就又坐车上了山西,到山西没费多大劲就又拉下来了,拉到焦作大市场那一阵菜场刚建起来,啥费用都不收我们三个就决定了他们两个在菜场搞批发,我再上山西发货也就是我在山西搞蔬菜生意的时候,保莲给我打***说她在家里做了结扎手术

保莲生罢儿子后,我们俩就商量过这事宝莲年纪太轻,才刚刚二十岁在以后的生活里万一囿个一差半错,还可以多一条活路反正孩子也不会再要了,我跟她说我去做最好可是保莲当时就反对,说男人做手术不好做了手术僦会没有了阳刚之气。也没说个啥要点谁知她趁我不在家中,就独自去做了手术我从心里感激她,连夜从山西带了一车土豆就下了山没想到这一步,断了她的后路使她的一生少了只翅膀。

因保莲做了手术我在家里歇了几天,赶巧村里要改造路面修村东到山门口嘚路面,当时书记换了是我自己家的兄弟在当家,我去时我们村的三个小包工头在顶标修路的方法是水电、水泥、石子、砂一切用料夶队全管,顶标就是看每平方米多少承包费他们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最后顶到每平方四块二,没人再往下顶了我喊了:

“四块,我干叻”我一说我干了,他们三个朝我看了一眼四块二就不挣钱了,你四块你干吧!

没有争议,书记说话了:

“靠山这可是正事不是開玩笑的,你要干就签协议”

我上前就签了协议,按了手印

从大队出来,我回家打了个招呼就下山了我知道南动村我堂兄二弟和我舅家的孩子都会打路面,手下还有一帮人

先到老家给我二弟一说,他说:

“能干挣不了多少钱。”

“不挣钱也得干,我已经签了协議”说着我把协议书拿了出来了。我二弟看了协议提出了具体办法一切施工人员和工具由他负责,吃和住以及资金由我负责利润二囚平分。

当天晚上我二弟就把人员和工具调集齐了,第二天一早就随我一起上了山

不管啥工作,只要你努力干用心干,都会干好峩交代我们不怕费工废料,关键是把质量搞好我就在这居住,千万不要让我落骂名我二弟跟我说:

“你管监督质量,你说咋干咱咋干”

白天黑夜,上下跑我们一家人都参加了,保莲的爸妈也都来了她妈在那里管做饭。

热热闹闹干了一个星期兄弟俩挣了一万块钱,每人五千

路面工程结束后,一建公司的预制厂厂长老薛找我来了因为他还欠我万把块钱帐。他来到家里给我说:

“”你的石料厂冲叻现在没啥事干,把我厂里的汽车顶账给你继续给我拉石料,长期供应这不是一举两得。

听了他的话我跟保莲商量一下,她说:

“开回来不中我开”她一边笑一边说。

人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一听说她支持,我就去老薛的预制厂把汽车开了回来因为通过开石料厂,结合刚打的路面我认为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汽车开到家里,好多人都说我卖能说现在多少司机都改行了,你一点不懂狗屁不通,会弄成了但也有人说:

 “那不一定,那老拐行他这几年,干啥没干成都干赢了。”不管别人咋讲我坚信,只要尽心盡力没有干不成的事。

中不中看行动,自卸车又不用卸车。找了个司机到山门口石料厂装了一车零五石料就往预制厂去了来回六┿公里,一天拉了三趟那时间运费低,每趟五十元运费除去司机工资。挣一百元

一边往石料厂送石料,一边找其他零活单跑零送,每趟多收二十元一边干活,一边了解汽车的构造以便出现问题好及时处理,虽说有司机自己不懂行是不行的。

跑着跑着就出现叻问题,有一天往建筑工地拉水泥拉到工地大门口,忽然“砰的一声”只听发动机响,挂上档车连一动也不动了。司机下来看了看可能是传动轴丝断了,今天走不了得找个大车把车拖去修,车上八吨水泥又站在工地门口,正好挡着路找来个车也进不去,看到這种情况我不死心,钻到车底下一看原来是连接发动机和传动轴的四条螺丝全跑丢了。到大街买来四条螺丝穿上拧紧点着火,挂上檔一加油门,开了进去

从那以后,我更加用心了不管大事小事,我都记在了心里啥事不能光听司机说,司机的话有时会让你费工費时费钱

车跑了两个多月,烧机油太厉害我就找两个修车的师傅,让司机去买东西谁知司机买的是次品,待装上去点着火刚发动着卡的一声就断了一个缸。打开重修那个折腾劲儿就甭提了,心里猫抓火了还张口没啥说。

因为缸筒的原因一个月大修了三次,花詓三千元前半年算是没挣啥钱,到了后半年渐渐的比前半年强了但是司机因我管的太严,趟趟跟车平常没有点其它收入,就辞职不幹了

又找了一个司机,他跟我斤斤计较多出一趟车,你得多跟他说多少好话我心中暗想,得有自己的司机要不还真是干不成。培養谁呢我就想到了俺的爱妻保莲,孩子快两岁了也丢得下了,有时没事我就叫她跟两趟车重车由司机开,空车让他学着开没活的時候让她开车去集体的大场上去练。保莲她很上心悟性也高,不到两个月就学会了开车的技术,可是一个人从来没开过老是让司机陪着,有一天我问司机:

“保莲啥时候能单独驾驶。”

“半夜里戴帽早哩”司机扔给了我一句不凉不热的话。

也是事该凑巧五月天收麦,司机回家去了偏有人到我家来找,让车往大王火车站拉几趟活我就把俺村在外边开大车的司机找了来,让他帮一下忙谁知车箌三门口,大车的车主开车来找了大车要往远处去。拿人家的钱听人家管。司机下来走了怎么办,我和保莲都有点作难保莲她毕竟没开过重车。

“走试试看”考虑片刻,我果断的下了命令

到路上,我交代保莲只叫慢点,一慢去百病不管遇到啥情况,先踩刹車后熄火那一天,方向盘在保莲的手上可我两眼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不时的提醒她慢点慢点。

那一天我们竟拉了四趟,比司机在時多拉了一趟我们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打那以后,我给保莲办了个农用驾驶证就没有再找司机,就这样她管开车我管修,有倳没事就看刹车看看各部位螺丝,该紧的紧该换的换,有了大毛病就到大修厂

秋天过完,到了冬天也就算怪,每到冬天查车的就哆了截住你没事找事,扣住车三天两天不放为了少找麻烦,我每天不到五点就出了车只要能过了大王,县城的公路段人我认得不尐,他们一般不截我的车

越是怕,狼皮吓车刚过大王的铁道口,大王运管办的两个人就拦住了车我开开门先下了车,把保莲的驾驶證和运管证拿在手里递了过去他们一摆手,不要驾驶证让司机过来,我莫名其妙忙问“有啥事。”

“昨天晚上值班天太冷,俺借叻别人的面包车开来了可是现在要下班了,却车上一点电也没有没法打车,想叫你的司机帮忙看一下”他一说这,我傻了眼我们嘚柴油汽车一般电路很少出毛病,别说保莲就连我也啥也不懂,可是我说不让保莲去看那麻烦就大了,他们会认为不给他们帮忙我們还能走得了。我硬着头皮说:

来到车前我让他插上钥匙,一点反应都没有看了看保险没有烧,我顺着思路问他电瓶在哪里,他们對我说在车后底下我钻到车底,顺手摸了一下两边的接线没有毛病。我顺着电线往前一摸有个插头。

手一碰就掉了我想应该是他嘚毛病,我让他们递给我一把钳子我把两头锈的钳掉,用火烧出线头给接了上去我喊了一声:

“打开总开关”。他们一开开关车头嘚各项灯光都亮了。我用胶布粘住接口就钻了出来。

没十五分钟我帮他们解决了难题,又看我拄了一双拐杖在车底下爬来爬去,也佷受感动他们拍了我一下,诚恳的说:

“老兄你帮了我们大忙,别管了往后车到这里请走了,谁要问就说是赵亮说的”看来,赵煷是这里的站长小小一件事打通了一个关卡,往后我们再不用为过大王站再担惊受怕了

大王站打通了,县城的我不怕我们的车跑得哽勤了,只要我在车上坐拦车的一看我拄着拐下来了,摆摆手就叫我们走了可是有一回却出了岔了。那天我有事保莲一个人开车下叻山,刚到县城南口公路段的人就拦住了车,让保莲下来二话没说,只交待到火车站停车场处理就把车开走了,保莲给我打了个电話我便失急忙慌的打车来到了县城,在交通局门口下了车我正在想托谁去帮忙的时候有人喊我,我抬头一看是公安局的副局王军我┅见是他,像是遇到了救星:

“王局我正说去找你,就碰见了你说巧不巧”。

“有啥事”我如此这般的把事情告诉了他。他听了后紦车门一开说了声:

“上车”我坐上车后,王局开车就奔火车站停车场而去王副局长是十天前被派到六道沟搞扶贫工作的,他去到那裏我和保莲不断开车从大街上过,情况比较特殊有一次还亲自到家里问我们生活上有啥困难没有,我们很感激他不愿意给他找麻烦,就说日子还能过,没什么困难他临走时交代有啥事来找他,没想到不愿找麻烦还偏偏找了他的麻烦。

来到停车场保莲在车跟前站着,一见我到来两眼一红,泪差点掉下来王局长一见忙安慰她说:

“不用怕,不算个啥事”说着话,他就来到了停车场的办公室門口

“你们这里谁负责放车”。

“你找公路段的副段长刘祥他刚开过会,没有他的签字任何人不能放车”。

“他的***号码是多少”王局问停车办的人。

“”停车办的人报了号

“喂,刘段长您好我跟你说个事,你现在扣的车有一辆4637车号的农用汽车是山上六道沟村的是一个残疾人的车,他家庭困难是我的扶贫对象,我现在这样给你说不管罚多少钱由我负责,你现在就跟你的门岗打***让怹放行,另外再说一句他连停车费也没有。”说完他把手里的***递给了门岗,那门岗一边听***一边往屋里走,从抽屉里把钥匙拿出来交给了保莲

我和保莲紧紧握着王局长的手,半天说不出话来

王局长说:“到路上慢点。”就开起他的车走了他走了我们也开車走了,院里还有几个被扣车辆的车主看着我们把车开走了,羡慕极了

也是该俺俩时来运转,保莲上车的第二年春天车上的活特别恏。预制厂、建筑工地、私人盖房车上的***不停的响,我交代保莲不管给谁拉货,都要保证货足质量好千万不可有投机取巧的心悝。时间一长我们俩开的夫妻车还真打响了,每到一个村庄一听说是个残疾人一听说是个女驾驶员,都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方便那年春天,我们整整干了一百天拉了四百三十多车。每车就按五十元算也获利二万一千多元,养家户口足足有余

就这样在改革开放的年玳里,我们俩没明没黑的干查车的看我们一女一残,摆摆手让我们走了交警同志看见我们微微一笑,举手向我们再见不管咋样干,保莲她从来没有向我道过辛苦从没有对我发过怨言,由于她身材高大穿着一身迷彩服,带一个工作帽农村好多老大爷和老奶奶曾经哆次向我打听她到底是女是男。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我的大女儿初中毕业考了个小中专虽说档次不高,我也心安理得两个小的吔先后也走进了校门,可是山区的学校给合并了孩子才几岁就得跑好几里去上学,再由于老师的短缺孩子们除了数学语文外,有的课程就不开了为了孩子们,我来到了老家南动村,跟村书记说了我想回来盖座房的想法

南动村,可不是以前的南动村了清一色的小樓房,家家户户都修的很气派

新换的书记,是我的一个远房叔叔我二爷的孩子也当了村长,我回来老家他们当然高兴了,他们告诉峩大队给教育局集了八万元资把南动村的学生正式规到了县直办的第二小,条件对我太有利了我给大队交了地皮款,就给我划了一块哋皮

零二年冬我破土动工,零三年农历端午节正式开始八月完工,两个小院每个院里的四室两厅,带东屋院墙,门楼一步到位,共有三百七十平方腊月二十九搬进了新居,过完年就把两个孩子的上学手续办了过来

又过了两年,大女儿毕业回来给她找了份工莋,她找了个对象在铝厂上班俩人说好了在十月一日举行婚礼。到了八月初的时候保莲把我叫住了。

“靠山给你说个事”。

“咱小燕要结婚了你给她妈去个信吧,让她来一趟了了咱闺女的心愿”。一说让给小燕她妈写信我心里犯愁了。问道:

“难道还有假我來到你家孩子都十来岁了,她常给我念叨她亲妈是四川的,这几年孩子大了当我的面不好再说了,可在她心里总是块心病”。保莲說的实情话我也只好实打实说。

“这么些年咱给她们没有来往,她现在家境怎样咱一点也不知道。她要是过得好了倒也罢了,她偠是没有依靠来了不走,咱该咋办呢”

这句话说中了要害,保莲沉思了一会问道:

“我跟你时你多大了”

“那时我多大”她又问我。

“不满十八”我回答。

“你四十多岁又老又残,你么说我图啥跟着你”她问我。

“你当时说我心诚志坚海量大想帮我成就一番倳业”。

“可是你是人长老了心眼小了,给别人几万几万都不往心上放那咋就怕小燕她妈了”。

“这跟那些事不一样这会直接影响箌咱的家庭幸福,我提高了语音”

“靠山,你好歹也跟小燕妈好过一年多不要说你现在不知道人家啥情况,就是她现在真的有啥过不詓咱小燕和你都应该关心一下,人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难道说你就真薄情寡义”听了她的话,我沉思了一会儿觉得有道理。就說“那咱写封信吧!”

你好;自从我送你上车后,那一年你一连写来了八封信可是,我只给你去了两封开始一封,最后一封记得朂后一次我给你寄了一套衣服和几百元钱,并交代你不让你再来信了为什么呢,我怕掺合在你和小双之间日子过不安宁后来,你就真嘚没再给我来信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你已经走了二十年咱的小燕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了。她大学毕业也有了工作,找了个对象定在十朤一日结婚纵然家里有千般的好,她还是想见见她亲妈一面为此,我只好给你写这封信打扰你了

另外,告诉你两件事你走十年后,我又再婚婚后又生一子一女,女大子小大的十岁,小的八岁再一个是又在老家南动村盖了座新房,现在在那里居住

你见信后,洳能满足我父女的心愿就来一趟。来之前先打个***我家的***是03915857133;手机号是,如果不愿和我们打交道那也就只好罢了。

信写好叻保莲拿着信正要去送,俺大女儿回来了看她妈手拿着信道:

“给你亲妈写的信。”保莲照直回答

“真的?”小燕看看她妈扭头问峩

“真的,”我补充了一句

“那你们就不给我商量商量,”小燕顽皮的说

“大人的事,小孩子家少管”保莲说。

“走给你妈送信去。”说着话娘俩拉着手出去了。

碧芬的信寄出去了可她会不会给我来信呢?我心里没有底只好等着她。一个星期后我正在屋裏闲着没事,桌上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个生号,就打开接了过来

“喂,你好哪一位?”我问了一声

“你可是靠山大哥吗?我是四〣的梁小双”

“哦,小双呀你好。”

“大哥你的来信收到了,你们全家都好吧”

“好,好好,碧纷呢”我问。

“她不在家中她在昆明。”小双回答我

“孩子的婚事,你告诉她了吗”

“我打***告诉她了,她今天晚上会给你打***”

“靠山大哥,抽时间箌四川来吧我到车站接你。”

“谢谢你了小双老弟。”

放下***我心里很感慨,小双和我是什么关系可是我们两个却都十分坦然。

到了晚上碧芬果然把***打了过来。我一接***就听碧芬喊道:

“是我”我高声回答。

“好好,好还是和以前一样壮实。”

“咱的闺女她可好”我瞄了一眼,小燕不在家中

“她大学都毕业了,已经上班了”

“你给我来信想让我去一趟?”

“咱闺女结婚我想让你母子见个面,好了却我的这一桩心愿”我说罢这句话,她停了一下我心里凉了。

“靠山哥你可还想我”,她突然这样问我┅瞟四下没人。

“想想,想想得头发都白了。”

“靠山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可你就不问一下我在昆明干啥”

“我在这里开了个垺装厂。”

“哎哟你现在可是大老板了。”

“这事还得谢谢你是你教我的缝纫技术。”

“去去,去我一定去,我坐飞机九月二┿五日去,上午十点到你到飞机场接我。”

“那俺爷俩在飞机场等你了”

“靠山哥,还有个事”

“你走十年后,我又再婚生了一孓一女。”

“那我去了她们会不会不高兴?”

“是她非让我给你写信让你来的”

“啥话都别说了,你一来就知道了”

“那咱就这吧!”她说。

“再见”关了***,我一看打了十几分钟

一有了日子真快,十月一日马上就要到了九月二十五日那天,我和俺闺女就来箌了飞机场一看表才九点多,我不由得问俺小燕:

“你妈来了我不知道还认不认她。”

“你问我我知道个啥。”俺闺女回答我是吖,那时她才五个多月

飞机来了,旅客们都从出口出来我瞪大眼睛瞅着,正在这时忽然耳边响起了一声:

“你可是靠山哥,”我扭頭一看碧纷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老了”她看了我一眼说

“五十多了能不老。”说着话我把双手递了过去,两个人把手紧紧的握茬一起女儿小燕一见我俩握手就走了过来,直瞪瞪的望着碧纷可那个妈字就是没有喊出口。

碧纷一看小燕那脸型模样跟自己年轻时活脱脱一样,就忙问:

“是咱闺女燕”还不快喊妈。

“妈--”闺女这才喊了一声扑向碧芬怀里,眼泪流了下来碧纷用双手捧起小燕的臉,仔细的看了看在脸上亲吻了一下说:

“妈妈想你呀,”说着娘俩抱在一起四只眼泪同时流了下来。我强自镇静一下揉了一把眼聙说:

“看看看,二十多年没见小燕连个好都没问,咋就哭了起来叫我说,今天这大好的日子咱都不许哭,说说咱的心里话”我強忍着泪水,尽量把话说得平和一点碧纷抬眼看了我一下说:

“你先走几步,让俺娘俩唠几句”

“中,中中,你们娘俩见面了俺荿了个多余的人了,”我开了个玩笑就迈步往前走了。碧纷问小燕:

“闺女这些年,你的生活可好”

“小时候也还可以?”碧芬又問她这一问小时候,可问到了病根小燕眼圈又红了:

“好呀,提起小时侯我有满肚子的话,人家的孩子都有妈小燕我回到家里只囿奶奶,我问爸爸要妈妈他哄我说俺妈是搞保密工作的,在国外别的孩子有妈妈疼爱,可我连个妈都没处去喊自从有了我现在的妈,我才像迷航的船儿有了岸”

“你现在的妈,她对你可好”碧纷又进一步问。

“好自从我十一岁有了妈妈,我的生活比蜜甜白天她把我送到学校去,到晚上她把我搂在怀里边做功课她手把手的教,热馍热饭端到我跟前冬天黑害怕我在外边冷,夏天黑她给我扇电扇一年四季给我换新衣,冬有棉来夏有单这样的好妈妈,天下难找俺母女就像亲的一般”。说到这里小燕看了她妈一眼问道:

“伱当年为啥丢下俺爷俩回四川?”

“闺女呀忆起了当年的事,我也不安说起来又羞又愧难开言,都只为那些年俺家穷二十岁那年我媽把我嫁到了三台县。第二年我就生下了一个女儿我给她起名叫大燕,她两岁那年我给她爹吵了嘴我独自一人离家出走到外边,谁知仩了坏人的当把我卖给了你的爸爸郑靠山,当时我一心想着怎么跑回去谁知你爸爸他心肠好,对待我像春天的阳光一样温暖他又问寒又问暖,句句话都说到我的心里边他让我给跟她学缝纫,还专门为我举办了个裁剪班他真心实意对我好,我才对他献出了爱谁知噵一差二错怀上了你,我是走也难留也难我想念我的大女儿,也想念我的丈夫梁小双更思念我的爸妈,还想念我的兄弟姐妹在身边無奈生下你不到半年后我才离去,舍下了我的亲生女儿小燕燕”

碧芬说到这里,娘俩又哭在了一起我停了一下脚步,等她俩走到我跟湔说:

“过去那点事就让它过去吧,你娘俩说的也不少了咱搭车回家吧!”说着话,我一招手一辆的士站到了面前,我们挨个上车

一百多里路,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家司机一按喇叭,保莲就跑了出来上前拉着碧芬的手说:

“老姐姐,你可来了”

“来了,来了來给你添麻烦来了”碧纷说。

“看老姐说那是啥话来咱自己的家,有啥麻烦她俩手拉着手进了家”。碧纷抬头看着这漂亮的小楼房问:

“去年刚盖的上下将近四百平方”

“可跟从前不一样了”,碧芬说

“这几年政策好,农村变化变化太快了”我插了一句。

一进到屋保莲赶紧叫小燕去给他妈妈放水洗脸,叫我去把茶炉烧开好让小燕她妈妈饭后洗澡,小燕跟她妈妈倒过水做饭去了她老姐俩就又茬那唠开了。碧纷说:

“好妹妹呀这些年可难为你了”

“老姐姐,你说那客气的话做啥进了这个门,就是俺应该做的”

“好妹妹,囿句不该问的话我想问问你”

“啥话你尽管问吧。”

“我看你又年轻又漂亮那时候咋就跟了他?”

“这都是命啊十六岁那一年我进叻他的包装厂,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姑娘一边干一边学,一边去想才知道干企业也是那样的难,得知道原材料哪里去买还得把好价格關。买回来精打又细算才能挣到少量的钱。生产工具他自己去做搞印刷自己得刻板,机器坏了个人修赶生产还得他自己领着去加班,忙里又忙外风风雨雨他整天都不闲。光厂里的事他就忙不完家里也不断出麻烦,他年迈的老母亲有了病没娘的小女儿没人管。别說他是个残疾人好人遇着也作难。我看他事业心强没人帮又心疼又可怜就决心和他肩并肩”说到这里,保莲停住了话题碧纷问:

“僦这样就走到一起来了”。

“那您现在在家干啥”碧纷又问。

“干了几年厂后来效益不好就不干了,他说我好跑好动还年轻就根据峩的特长,买了辆汽车培养我当了驾驶员当了运输户。这不是干了五年了。门口的汽车就是咱的”

“你还真不简单哩。”碧纷夸她說

“老姐姐,你这几年咋样连个信都不来。”

“老妹妹我自从离开靠山以后,又回到了俺家三台县谁想到穷日子还是没法过,我僦打工去了云南也是靠山他教我的技术好。一年多我就成了技术员我学习管理学领导,第三年就当了车间主任干了几年,我攒下了資金就开了个服装厂,自己当了个小老板”碧纷说。

“这么说你可是混大了”

“比以前是强多了。”说着话她把手伸进了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信用卡。

“这次来的急我也没给闺女买啥,这是五万元闺女需要啥,叫她自己买”说着往保莲手里塞。

“这可使不嘚”保莲一边用手推着一边喊。

“靠山小燕你们快来”听保莲喊那声音吓了我一跳,当她俩吵起来了

“你看老姐姐要给五万元信用鉲,说是给小燕买东西叫我说,这钱咱不能用说啥也不能收。”

“这是咱的闺女你辛辛苦苦把她养大,我就不能尽点心意”

她俩說得都有道理,我把脸转向了小燕:

“爸俺啥都有,再说俺年纪轻轻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咋能要妈的辛苦钱”

正说着话,我的儿子跑了进来他听了一会:

“爸爸,都没人要我要,给我吧!”说着他就向碧芬伸手要

碧芬一看到我儿子,笑着摸着他的头说:

“等我長大了到外国留学用”他拍着小胸脯说。

“志气还不小哩”碧纷夸奖他。

“妈妈她是谁?”儿子指着碧纷问

“你姐姐的亲妈,快喊阿姨”保莲对孩子说。

“阿姨”儿子喊了一声

“哎!好乖的孩子。”碧纷一边答应一边把孩子拉在怀里

十月一日那天,是我女儿尛燕出门的日子由于碧纷的到来,圆了我女儿想见亲妈的梦也了了我一桩心愿。更出人意料的是玉珍她不知在哪里听到的消息也赶來为我女儿送行。

玉珍碧纷,保莲她们三个凑在一起说说笑笑,热热闹闹

送女儿出门,欢天喜地我和全家人,街坊邻居亲戚朋友嘟去了到他们家酒席摊上,村干部我的老朋友女儿婚姻的介绍人和我的亲家,非要敬我两杯酒我一生中,对什么事都一分为二不絕对,可是对酒我是从来一滴都不沾的为什么?我现在这个样子能走路,会照顾我自己也还能指手画脚做点事情。要是酒喝多了摔倒在地,摔坏了身体那就完全成了废人。因为我见到太多的人喝酒多了跌倒在大街上,样子十分可怜

可是今天在这种情况下,我咾朋友的面子我亲家的面子,当众拒绝实在太不好意思了也该注定我这一生像唐僧取经一样,九九八十一难还没有度完喝了这两杯酒,又引出了不少事端

因为我从来不喝酒,又不胜酒力两杯酒下肚,浑身发热接着就晕乎乎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了。听说是碧芬和玉珍把我扶到车上保莲开车把我拉回了家里。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才清醒过来。

一见我醒来保莲给我倒了一杯开水,问我感觉怎么样峩说嘴里又干又苦。看看四周没人了我问保莲:

“她们都走了?”保莲看了我一眼说:

“走了玉珍昨天下午就走了。碧芬一大早就让兩个孩子送她往机场了来了几天了,昨天又来***催她回去”说完她出去忙她的去了。我坐起来喝了两口水顺手把衣服往当中一笼,想扣住扣子可发现上衣的前两个衣袋里都有东西,我顺手一摸左边兜里掏出了那天碧纷给的五万元信用卡,右手兜里掏出了玉珍写嘚一封短信有啥话不能当面说讲,还写个短信我急忙打开:

前两天城里办事,意外的碰上你们村的人说你女儿结婚,我就贸然的闯叻来你不会怪我吧。

靠山哥时间好快,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你除了你妻保莲她姐结婚时需要棉花来我这里一趟外,再也没有到我这哋方来过我知道你想的啥,为了我好

靠山哥,你过好了幸福了,我打心眼里为你高兴可是,你知道***我现在怎样我遇到了天夶的难事,很想给你说说让你给我拿个主意,想个办法

我知道去你家里人多不好说话,你我单独讲话的时间不多为此,我就写好了這封信想趁机会装在你身上。

靠山哥你再忙也要抽空来一趟,二十多里路不算太远,我真没处想了才找你的麻烦。你心里如果还囿我这个***就不要辜负我的希望。

看了玉珍的信我皱起了眉头,会有啥大事这样跟我说话。一听保莲从外边进来我赶紧把信一揉,握在手心里别的女人给我写信,这问题太敏感再说我和玉珍的事她多少也知道一点。

我穿好了衣服吃了点早饭,问保莲:

“今忝有啥事没有”她说:

“没啥事,这几天忙坏了休息两天吧”我说:

“我到侯军那里去一趟,前两年我们一块干石料厂还有几笔大帳没要回来,我去找他商量一下怎么解决”

“那你去吧!”她不在意的说。

出了家门来到大街上我拦了一辆轿的,就往玉珍家去了輕车熟路,她们家住在二十里铺村第二道大街从西往东第八家我叫车停在她家门口,就下了车付了车钱上车走了。来到大门前一看門虚掩着,我推开大门就进了家里还是她结婚时的老样子,一坐上房五间东西屋都没有再盖,一看就觉得是好大的院子

听大门响,玊珍开门一看是我来了真有点喜出望外,急忙把我往屋里迎并问我:“你吃饭了没有?咋来的”

我坐在椅子上告诉她打的来了,接著就问她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让她快给我说说。她一听我问眼圈一红,还没开口泪就落了下来

“靠山哥。”说这话她用劲抽泣了一声接着就把一肚子苦水向我倒了出来。

“我自从经你介绍给郭成以后到也心满意足,他退伍军人出身脾气耿直,对我是千般的好虽鈈及你脑袋瓜子好使,啥事都干得成干的好倒也是很勤快,前几年在生产队的时候还当了副队长那时候靠工分吃饭,无忧无虑我们雙双出勤,生活也满快活我来到这里三年以后,才有了一个闺女你的闺女属猪,我的闺女属狗比你闺女大一岁,也是去年结的婚鈳不幸的是孩子的女婿染上了赌钱的毛病,去年一下子就输了十万弄得鸡犬不宁。女婿不争气也还罢了,嫁出去的闺女也管不了了苼产队解体后,郭成他跟着水泥匠干活也学会了这个手艺,后来就领了十几个人干了小包工可是,因为包一家的工地干活老板一直鈈给不给工钱,干了一年多那家工厂倒闭了,老板跑得无影无踪可干活的工人可不能不要钱,每年到家里围门要账打的粮食,收的棉花都给工人顶账了。那几年的日子就不是过的。好在不干水泥活包了二十多亩地,硬勒紧裤腰带把欠工人的帐还完了闺女出生後,当中停了五年我才要第二个孩子,是个男孩当时还正在还账期间。

孩子慢慢长大了年头星期天骑着摩托车去县城玩,回来的时候因为年轻才十四五岁的孩子,有点得意忘形骑的太快,到十里铺的路上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骑着电动车从南边路口冲了出来,怹刹车来不及眼看直冲那妇女撞去,他一拧把一下撞到路边的树上,只撞得头破血流满脸是血。我和他爸闻讯赶到赶紧把他送进叻医院,伤口是长好了可就是头晕眼花,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后来经诊断说是得了破伤风,转成了败血病需要移植骨髓,才能治好箌省里大医院去了一趟,更可怕的是他的骨髓型号很特异十万分之一,叫什么七V七不用说找不到实用的骨髓,就是找到光手术费也嘚十万元。靠山哥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孩子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听着玉珍的话,我急忙问

“在内间躺着,叫郭亮我们都喊他煷亮。”玉珍说着领我来到了内间孩子有14岁了,半大的孩子面貌倒也十分端正,就是脸上显得十分苍白一见我进来,忙问他妈:

“媽的朋友叫他大伯。”

“大伯好”孩子很懂事,随口叫了我一声我坐在他的床边,摸着他那软绵绵有气无力的手问:

“孩子你心裏有想法给我说说好吗?”

“大伯我就是想着快点儿好起来,能让妈妈高兴”快点儿好起来,让妈妈高兴多朴实的一句话,让我感箌心酸

“要坚持,要努力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安慰了一下孩子就和玉珍回到了外屋。我想了想说:

“把你们在省里医院的化验單拿出来让我看看”玉珍把化验单拿出来交给了我,我小心的折叠起来装进了怀里对玉珍说:

“明天我到省医院去一趟,说不定我就昰那个十万分之一”一听到我的话,玉珍呆了

“你会和孩子的骨髓相同类型。”我说:

“我小时候得小儿麻痹时去省里医院检查医苼也曾经说过我的骨髓很特异,等我明天到省医院去一趟看看啥结果。”

一听我的话玉珍落泪了:

“别说不一样,就一样你也五十哆岁了,能承受得了吗再一个医疗费从哪里来。”

“你不用操心我来想办法,救孩子的命要紧”

说着,我就起身离开了玉珍家里玊珍把我送到马路上,公交车过来了我就上了车,到车上我对玉珍说:

“等我消息”车开了好远了,我从车窗里还看见玉珍站在那里

回到家里,保莲问我事情办的怎么样我回答她说:

今天我说了个谎,出去了明天我该怎么办?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却睡不着。一個一生都不会说瞎话的人五十多岁了,学会了说瞎话我心里很矛盾。

第二天早饭后我正在苦思冥想出去的理由的时候,邮递员推开叻我家的大门把一封挂号信交给了我,我接信的同时保莲也从屋里出来了。

“谁的信”我一边看,一边随口答:

“干儿的信他会囿啥事?”保莲把这信拿在手里一边往屋里走,一边就打开了她低声念道:

好久没有给您去信了。现在儿子我遇到了点难事不得不詓信,打扰您了去年,孩儿我结了婚找了个会缝纫的姑娘,因为我住在县城她很想开一个服装加工厂,因为她有一个姐姐经销床上鼡品批发生意很好,就鼓动妹妹开一个加工厂为她加工各种床上用品,可以互利共赢我一听,也在路就在家里办起了这个小厂。囿五六台缝纫机两台包缝机。别的事都还顺利可就是两台包缝机却总出故障,请了几个人都弄不好为此,我就想你曾开了十几年的縫衣店一定懂这个技术,所以无论如何你也在百忙之中来我这里一趟,为孩儿排忧解难如果你在家里没有合适的工作,来了就不要赱了给我当一个技术顾问,孩儿我养活你

一听保莲读完信,我喜出望外我有出去的理由了。可我却一本正经的征求她的意见:

“该怎么办去不去?”保莲一听说:

“去吧人家曾经有恩于咱。见忙哪能不帮可有一条,不能住在那里不回来让你干儿养你。”

“哪裏会咱的两个孩子让谁养呢?”

“那事不宜迟一来趁现在活不太忙,二来人家还着急着呢”保莲边说边给我拿了个手提旅行袋,帮峩装了洗刷的用品就送我出了门。

一离开家就像出了笼的鸟。我往哪去保莲你可就管不住了。来到汽车站正好有一趟去省城的拼車,二话没说我就上了车不到两个小时我就来到了省医大,玉珍孩子看过病的那个医院到医院里找到医生,我先是把玉珍孩子的化验單拿出来给医生看接着就说明了我的来意,并告诉人家我十来岁时曾做过骨髓检查的情况让他们再给我检查一下,是否和这个孩子的楿符医生问我和孩子什么关系,我跟他们说我是孩子的娘舅

医生同意了,把我带进了病室抽过后,交代我三天后来看结果一听这話,我迈步出了医院大门到车站就上了往曹县去的车。

四个多小时的长途天傍晚才来到干儿的家。我到他们家自是一番热情的招待,把一路的辛苦也忘在了脑后

吃过晚饭,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我就让世森把我带到了他的加工厂,因为就在一个院靠临街的屋子里对於修包缝机,我不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我对它太熟悉了。从不会到会再到全部掌握它的工作原理,我是下过功夫的

待我来到包縫机前坐下,打开前边的护盖伸手摸了摸大小弯针,拿了一块布试了一下就看了另一台,看把第二台我抬起头问世森:

“你在买的過程中,是不是严重摔过”他一听说道:“可叫你说对了,我是用摩托车把两台包缝机带回来的回来还没卸车,就停放在门口可巧讓邻居家的一个孩子从摩托车跟前过,不小心把摩托车趟翻倒在地下两台包缝机被摔出老远。可我打开箱子看时并没摔坏,就***了仩去可就是咋也弄不好。”

我叫他拿一个手电筒和一把螺丝刀

“摔的力量太大了,把固定螺丝都摔松了”

我用力把松动的地方拧紧,把大小弯针调到正位用布一试,就一点毛病也没有了世森他一看笑了。可是第二台就不行了小弯针针尖打了,挂不住线了需要奣天到城里买一个小弯针换上就行了。

因为他们做的活差不多都是床上用品所以包缝机的作用特别大。第二天八点多钟世森到街上买來小弯针,换上之后两台包缝机就在工人手上欢快地唱起了歌。一天过去了没有一点儿毛病,两天过去了工作很正常。第三天早上起来我向世森的全家告别了。可他们全家说啥也不让我走非让我多住两天,可我说了家里的情况车要是出了毛病,保莲要埋怨我的倳他们觉得也是实情,就把我送到了车站

又是四个多小时,我来到了省医大一见医生,医生喜笑眉开:

“还真叫你说对了你和你外甥的骨髓完全相符,而且品质很高完全可以移植。”一听他这样说我忙问:

“什么时候可以入院手术?”

“让病人来检查检查马仩可以。”

“得多少费用”我又问一句。

“得十万元入院费”医生回答。

听了医生的话我走出了大门口,先到附近银行办了个银行鉲记下了账号,接着就用公用***先拨通了我妹夫原新的***:

“元新我是你哥,我现在急用三万元现金希望你今天无论如何给我咑到账上,账号是868317

接着我又拨通了我老伙计战国的***:

“老弟,我急用三万元面后详谈,今天就打过来”又告诉了他账号。

再僦是给碧纷打了个***:

“碧纷紧事急用三万元,今天就要”又告诉了她账号。

三个***打完后我长出了一口气,他们三个即使有┅个没打过来也是够用了,因为我身上还有一个五万元的信用卡我找了一个简单的旅馆住了下来,我要等到款到了账上才好通知她們过来。

下午四点钟我到银行查问,没想到三家的款都过来了我急忙拨通了玉珍的***:

“玉珍,什么都准备好了明天一大早来省城医大医院,我在门口等你们”玉珍一听,在***里就哭了起来:

“靠山哥你叫我怎么感激你呢?”

“啥也不要说救孩子的命要紧。”说完就挂了***今天晚上,我总可以睡个好觉了

第二天早上,阳光明媚空气特别清新。我吃了点早点要了张报纸,就来到医夶门口坐在一进门靠墙根凳子上,等着他们的到来

十点多钟,他们一家赶来了他们简单问了一下情况,我告诉了他们检查化验的结果就领他们进去了。我去办了入院手续交了入院费,玉珍悄悄地问我:

“十万元”我给她说。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她问我。我┅笑说:

“昨天晚上我一夜没睡在大街上拾来的。”

住进医院一检查孩子身体太弱,得保养一个星期另外我也不能走,得住到医院進行灭菌处理没办法,我也只好住了下来

一个星期后,我和孩子躺在推车上一齐推进了手术室。临进手术室还看见玉珍在落泪,她不知道是在为我担心还是在为儿子操心。

一进手术室用了全麻后我就什么也不知晓了。

动了手术后我是第二天十来点钟才醒了过來,我睁开眼睛一看玉珍坐在我的床前,旁边隔着一个小桌柜孩子躺在对面床上,脸正朝着我这边我还没来得及开口,玉珍忙站了起来:

“你醒了”我轻轻地答应了一声问:

“手术怎么样,孩子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孩子很好医生说你的骨髓和孩子的基因完铨相同,在同性上比孩子还强几个点对孩子的健康恢复有很大的好处。孩子在两个多小时前就醒了我喂了他点鸡汤,他就睡着了”聽了玉珍的话,我一颗心落到了肚里再看孩子的脸,也不知道是手术前输过血还是因为病情好转,脸上的颜色泛红了不像我第一次見到他时那样苍白了。

因为刚动过手术我也挂了吊瓶,我翻了个身看了一下玉珍,玉珍见我看她急忙问:

“我……”见我不好意思的樣子她问我:

“是不是想解手?”我点了点头随即说道:

“你把小便壶给我,你出去一下”

“去你一边去吧!”玉珍责怪了我一声,右手拿着小便壶来到床前把我下边的被子掀开一角,伸左手就把我那个玩意放进了壶口

“尿吧!”我只好听之任之了。解把小手玊珍给我盖好被子,用温毛巾擦了擦手就到小柜前,打开放在保温瓶里的鸡汤倒了大半碗,坐到我跟前一下一下的用汤勺喂到我嘴裏。也不知是那鸡汤味道特别鲜美也不知是我手术后一天多没吃东西,喝在嘴里香甜在心里。喝过鸡汤我就又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Φ。

人们常说病怕对证,只要看准了一天一个样,很有起色三四天过后,孩子像变了一个人能坐起来了,看他的眼睛明显有精神叻我也坐起来了,别人都出去了孩子喊我:

“大伯”我答应了一声更改说:

“别叫我大伯,叫我娘舅”

“我妈说,让我叫你大伯”

“你妈弄错了,我是你妈的娘家人应该喊娘舅。”我们爷俩正说着郭成和玉珍进来了,听了我们俩的对话郭成插嘴了:

“亮亮,什么也别叫就叫干爹吧!是你干爹给了你第二次生命,从此以后你的身上有你干爹的基因。”

郭成的几句话说到了玉珍和孩子的心裏,玉珍说:

“亮亮你爸说的对,往后就叫干爹吧!”

“干爹”小郭亮很亲切的喊了我一声我不好意思的嗯了一声。心里很感慨从此我又有了一个干儿子,老天对我太优厚了

第五天半夜时分,我又醒了郭成回家去了,又是玉珍一个人在屋里我又想解小手了,我試着想慢慢起来可一点响动,把玉珍惊醒了她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从床角下拿起小便壶就走到了我床前右手把小便壶往里一放,伸咗手就去抓我那玩意儿没想到一碰到我那有点发硬的玩意,伸手就握在了手里稍一愣怔,才放到了便壶口里解完小手,她趁盖被的涳隙低头就照我脸上亲了一口。五十多岁了她又亲了我一口,又引起了多少难忘的记忆

她坐在我床前悄悄的跟我说:

“靠山哥,命運把你我从十几岁就拴在了一块可是又无情的分开了。你先是救过我的命到如今又救了我儿子的命,我的儿子虽说不是你的亲生儿子身上却有你的基因。你在这里为我的儿子舍性命拿巨资,你给你的妻子保莲说了吗”玉珍这么问我,我告诉玉珍:

“由于事情发生嘚突然也为了救孩子的命要紧,我一个字也没给保莲说她比我们都年轻,却性刚如烈火我怕她想不通,不让我来耽误了亮亮的时間,就一个字也没跟他她提”听了我的话,玉珍忙说:

“这么大的事你一句话都没说,快二十多天了你都没有回家用不用我给保莲說一声,讲一下原因”

“算了吧,你千万不要去你我以往的事,她知道的虽不多但因为她姐姐结婚去你那里弄棉花,你一分钱都不偠回家后她曾问我什么原因,被我轻描淡写的做了解释这件事你要去找她只会越描越黑。你要相信我会慢慢把事摆平的。再一个峩想问你,郭成前几年干的那个厂是个什么单位还有没有欠款凭证。”玉珍见我问她想了想说:

“是个没有建成的电厂,当时他们老板打有欠条二十多万,现在还都放着”听了玉珍的话,我记在了心里我想以他退伍军人的身份,这件事应该会有人管的

说说话话,到了拆线的时候我和郭亮都拆了,能下地走动了那天下午,郭成从家里回来了和他一块来的还有他的大哥和村里的支部书记。他們进到屋里一看郭亮那红润的脸色和精神,都高兴的笑了书记和郭成的大哥,来到了我跟前一人握着我的一个手,书记说:

“老郑哃志太感谢你了,说句什么好呢你真是个好人呢。

接着书记从内衣兜里掏出五万元现金

郭成的大哥在家里把你带亮亮来医院看病,舍出生命危险不说又拿出那么多钱为他们交入院费,让我们心里很感动为此,我就召开了两委会把你的情况向大家作了介绍,并发動大家捐出一部分款来帮助郭成渡过这个难关,大家一听很感动,两天就捐了两万元郭成他大哥的,哥弟和他姐又每人拿出了一万え钱虽不多,但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听说入院费全是你交的,你就收下吧”

“这钱我不能收,交给郭成最好”我说这话推给了郭荿。郭成和玉珍相互看了一眼就把钱接了过来。他们俩接过了钱大家都坐了下来,说了一番客气话以后他们就告辞了,因为要搭火車回家

到了晚上,剩下了我和他们一家三口又说起了钱的事,在这时候我才把钱的来龙去脉向他们作了交代我说:

“话该咋说咋说,事该咋作咋作先把朋友和原新的钱归还他们,给你们留下一万元为孩子保养身体如果你们现在还有用钱的地方,多留些也可以”怹们听了说:

“留一万就足够了。”说着交给了我四万元

第二天一大早,我到门口的银行分别把原新和战国的款打了回去,算起来用叻十来多天但也算帮了大忙。从银行回来我问了医生,我可以提前走两天孩子还得留下来观察几天,问医生交的钱够不够用医生說足够了,还会有点结余我向郭成和玉珍说了我的想法,我得回去了他们觉得也是这么回事,离开家快二十天了该回家了。临走前我把郭亮叫到跟前:

“亮亮,干爹要走了等我再见到你时,一定要成为一个很棒的小伙子跟爸妈争光,给干爹争气”孩子很郑重嘚点了点头:

“干爹,你放心吧你的话我一定记在心里。”

吃罢中午饭郭成和玉珍把我送出了大门,我伸手拦了一辆面的,就坐上車往车站走了

亮亮好了,我放心的走了可回家是个什么样子呢?我的行踪有没有给保莲说她会问我这么多天怎么连个***都不打给她吗?管他呢骑驴看唱本,走着说着发生什么情况,面对什么情况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心里一坦然就在长途车上睡着了。

傍晚時分我回到了家里。那天正好是星期天两个孩子都在家,一见到我回来马上跑到我跟前:

“爸爸回来了。”我给孩子们打个招呼:

保莲闻听从厨房里走出来,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连个招呼也没打。我浑身一紧预感着情况不妙,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吃过晚饭,两個孩子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屋里学习去了我来到卧室,把鞋一脱靠着床上的靠背坐在了床上,这时候保莲她洗刷完毕也来到了屋里。紦房门一关坐在床上的另一头,就对我开审了:

“说吧!这些天都到哪里去了都干了些什么大事?”我抬眼看了她一眼说:

“明知故問我不是到山东了吗?你送我出去的”

“胡扯!”接着保莲瞪起了眼睛:

“你出去不到一个星期,孩子就打来了***说是你给他的電话号,他问我你是不是顺利到家我一听,感到奇怪我就问他你在那里停了几天。他说你第三天就走了为了不给孩子增加负担,说昰你回来了因为我知道你这个人,出外边吃一看二眼观三在路上不定碰上有什么能干的事你都会去做的。”

一听保莲说我心里明白叻,原来是干儿把我的行踪暴露了因为零四年的时候***还没有得到人手一只的阶段,我和保莲两人整天形影不离就一部***,我走時因怕车上有人联系生意就没带***,干儿问我我就随口告诉了他号码。听保莲这样说我就回答道:

“经常不出来,出来了我就去外边转了一圈”

“你转到哪里去了?咋就用那么多钱”保莲逼问,我感到事情严重了

“我用了多少钱?”我反问她

“干儿打罢电話的第二天,原新就开车来了问俺哥干啥急用三万元块钱,那么急的叫我给他打到账上原新正和我说着话碧纷也打来了***,说你又茬她那里要了三万元问家里出了什么事,够不够用我随便给她说买汽车用,挂了***我和原新正莫名其妙,战国来了听了我们俩談论你的事,他倒是会说话说是路过这里来家里看看。可他和原新走后不大会原新就又打来了***,说你在战国那里也拿了三万我嘚天呀,你要干什么一下子要那么多钱,连个气都不给我透一个说吧,今天你要不说出个小鸡叨米咱不算拉倒。”说着话她走到峩跟前,翻开上衣就往外掏可是只掏出了几百块钱和那张信用卡。

“这卡上有多少钱”她问我。

“两万元”我如实回答。

“这是不昰碧芬走时给你留下五万元信用卡”她又问。

“五万加九万一共十四万,你现在只剩下两万那十二万哪去了?”她逼得很紧

“原噺和战国的钱已经还人家了。”我告诉保莲

“那六万呢,”保莲逼着问可是我没法回答了。

我怕告诉她她沉不住气问郭成和玉珍要錢,他们现在的情况是还不了的为此,我只好装哑巴低头沉默着,她见我不言语就急了:

“你是不是去赌场把钱输了。”我正处于沒法回答她一句话,倒是给我点亮了一盏灯我只好点了点头:

“我从山东回来到省城下车,碰到了在石料厂干过的一个周口的熟人怹在那里开了一家***,非要叫我去他那里玩两天我就去了他那里住了下来,心想挣两个省气钱可没想栽了进去。”

我编着瞎话想尽量说的圆滑些。可没想到保莲她恼羞成怒指着我的脸骂:

“你多大了五十多岁了,你的心叫狗扒吃了咱们俩辛辛苦苦一年挣几个錢,两个孩子正在上学两个老人需要用钱,欠下这么大的账我不管了,不能过了明天离婚去。”说着她把银行卡拿在手里,出来紦门一关到楼上卧室去了。看来她真害怕我把那两万元也给输了

她说别的话,我都不放在心里我虽没告诉她实情,但我还认为自己沒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情任她指责埋怨我都能承受得了。可她一说离婚就像当头浇了一盆冷水,让我打了个激灵从我们两个结合的那┅天起,我心里就有一个阴影她比我小25岁,身高个大又有一表人才我真担心她哪一天对我产生了反感,提出这两个字来毕竟不是一個时代的人,当中有一道鸿沟可是,十年过去了我们俩同心同德,又有一双标致的儿女又在县城盖好了房子,她又在生了儿子后做叻结扎手术我在心里有了一片安宁。可是她今天却说出了这句话,可以说是当头一棒看起来还是好景不长呀。可是我能告诉她实話吗?能让她平地再起事端把玉珍家也搅得不能安宁吗?我忍受着忍耐着。却观看着事态的发展

第二天早上,保莲也不理我了她起来做好饭,喊两个孩子吃饭后上学去了就接了一个***,看来是要出车我赶忙喝了一点儿饭,也准备和她一块走可她却说:

“你鈈用去了,拉你去当“配重”除了让人指手画脚添点谈论外,没有多大用处”她这一句话深深刺疼了我的心。几年来她是驾驶员我昰指挥员,她除了开车做点力气活外大事小事难事,都是我去处理说我成了她车上的“配重”她是想不起这种说法。我二十天不在家是有人在我背后下了刀子,添了坏话我一天没出家门,只吃了一顿饭晚上一夜没合眼。次日早上醒来洗脸的时候从镜子里发现一夜白了头。

人吗就是这样,当喜欢你的时候那都是优点,当嫌弃你时浑身毛病,一无是处她出车回到家里,看我不顺眼没事找倳,我忍无可忍两人就发生了斗嘴。她不让我跟车还天天拌嘴,太没意思了我就开起三轮车往市里跑出租去了。我想冷处理过一段时间,看看怎样

来到市里,我在市郊区租了一间房子每月50元含水电费。吃饭就在大街上的小吃摊上吃饱就行。人吗该吃苦的时候就得会吃苦,只有吃过苦的人才会珍惜生活的幸福。

初来乍道人生地不熟,我就慢慢的摸索山阳城、火车站、大铜马、百货楼。鈈知道啥价钱我就叫坐车的人随意给。

有一天我从大铜马拉一个人到山阳城,到了地方他还不下车这个客人,四十多岁土里土气,看样子老老实实不是那种四不像的捣蛋鬼。见他不下车我开口了:

“到地方了。”听我跟他说话他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

“老兄,我有话说”见他有点难为情的样子,我说:

“我今天没有钱了”听他这样说,我笑了:

“没有钱你也得下车呀!”他问我说:

“你下车该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出险1w一次保费涨多少 的文章

 

随机推荐